推荐频道

一个小企业主的复工自白:只要死不了  就往死里折腾

2020-03-05

[摘要] 小微企业着急复工,因其正在生存线上苦苦挣扎。以宋远公司为例,其客户主要为餐饮、宾馆、写字楼等,多为受疫情影响较重的行业,即便复工也只能对接上60%的客户。

时代周报记者 谢江珊 发自上海

3月2日上午,南京某园艺花卉公司6名园艺师各自按照约定前往客户处,开展植物养护工作。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园艺师们的复工足足迟到了一个月。

为了这一天,公司负责人宋远在2月23日就将复工申请书、企业人员排查表、企业防控工作方案和疫情防控承诺书,报送至所在区疫情防控指挥部企业专项组,很快得到复工批复。

园艺师们终于等来了复工,但多数植物没等到及时的养护。“2万盆植物放在室内,一个多月没养护几乎都死了,复工后得先给客户换上。”对宋远而言,这意味着要一个月后才能收到养护费,其间得自己想办法筹钱。

小微企业着急复工,因其正在生存线上苦苦挣扎。以宋远公司为例,其客户主要为餐饮、宾馆、写字楼等,多为受疫情影响较重的行业,即便复工也只能对接上60%的客户。“这两个月光是经营成本就得63万元,还没有收入。”他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往年这个时期,每月营业额就有30万元。

复工复产后,中央及各地政府出台政策支持小微企业渡过难关。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自3月1日至5月底,免征湖北省境内小规模纳税人增值税,其他地区征收率由3%降至1%。

宋远算了一下账:减免社保后,每月约省3.6万元,两个月增值税约省3万元。“相较于损失,这笔钱虽‘杯水车薪’,但能补贴一点是一点。”他说。

复工一个月后才有收入

宋远的公司以花卉、绿色植物租赁和销售为主营业务,既是服务商也是供货商,涵盖整条产业链的中下游。往常每月或每周,宋远都要去一趟广州芳村。在这个全国最大的花卉批发市场,他会根据客户需求批发相关植物花卉,再运至南京江宁区的大棚基地。防疫期间,进货渠道被阻断,货源没了着落。

不仅如此。宋远团队负责的植物租赁不同于传统销售,更偏重于后期养护服务。团队每月对植物日常护理4次,以租赁100盆植物的客户为例,1800元/月全包,有问题的植物花卉无条件免费更换。

复工时间一再延后,意味着员工无法对植物进行日常护理。宋远对时代周报记者算了一笔账:2万盆植物统一折合按每盆25元算,成本50万元;基地租金水电等费用每月近1.5万元;停工期间基本工资照常发放,30名员工两个月预计工资支出10万元;以上合计损失63万元,还没算收入的损失。“整个2月和3月,主营业务上都没有收入。”

幸运的是,从去年开始,宋远租用的50亩大棚基地除了日常养护植物鲜花外,还种植蔬菜,为有需要的小区做蔬菜、禽类等生鲜电商团购。

这成为他的一根救命稻草。疫情暴发后,包括宋远在内的12名本地员工开始做小区团购。按照年前的价格,分为56元(10-12斤)和78元(15-18斤)两种蔬菜大礼包,配备五六种菜品,每种不少于2斤。居民微信接龙,宋远借助已有车队直接送到小区门口。从1月30日开始,除去中间五六天封路无法出行,宋远这一业务开展至今,生意好时一天可赚1000元。

起初,这只是宋远母亲和朋友为方便购买基地蔬菜和花卉,在小区里组建的团购群。“没想到无心插柳,反而有了一笔收入。”宋远笑道,员工们有了干活的地方,也算是稳定了军心。

2月17日,宋远在朋友圈转发了一则企业在疫情危机必须作出变革的文章,并配上感悟:“幸好去年开始在主营业务外积极拥抱互联网,另准备了一手。不会因为现在的灾难而丧失活性。只要死不了,就往死里折腾。”

减免社保“杯水车薪”

主营业务依然是重心。收到允许复工的通知后,宋远着手相关准备:1把额温枪、4瓶84消毒液,加上各种渠道囤的600只口罩。外地员工们迅速到位,手持“绿码”就能直接上岗。

即便复工,宋远依然面临难题。

“我们很多中间商都是湖北人,这渠道目前被堵住了。广州当地供货商货源上市,但价格很高,我前两天问了一下,比过年前价格还贵,货也不一定好。”宋远说,以180绿萝为例,从广州进货,每盆涨了将近6毛钱。

对于批发商而言,货量上不来,价格自然会高。宋远打算这个月下旬去一趟广州,但更多是观望。“客户没法开工,我们就没法运营。”

人员短缺、原材料匮乏、进货及销售渠道不顺畅、现金流不足等成为小微企业复工的共同难题。

28365365打不开 (https://www.chepnet.com/28365365/2020/0305/2220.html): 一个小企业主的复工自白:只要死不了  就往死里折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