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频道

弘阳:与新中国“争气桥”共生长

2019-10-09

[摘要] 如今,在桥北,像陈德善这样的福建商人有上万户。过去20多年,相信“爱拼才会赢”的他们,如同候鸟般陆续来到这里栖息,用聪明和勤劳创造财富的同时,也带动了整个桥北的发展。

文/景明

70年前,这里是人民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解放南京的前沿阵地;

50年前,这里诞生了新中国第一座自行设计建造的长江大桥;20多年前,这里从荒芜的江边滩涂变身为一座充满活力的产业新城……

1997年,福建商人陈德善来到南京长江大桥北桥头堡时,看到的是这样一幅景象:“除了村庄,就是滩涂。路面坑洼,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他说,“我的事业就是从这里一步步发展起来的,见证了过去20多年来南京浦口桥北地区的沧桑巨变。”

陈德善的公司主营陶瓷建材批发。创业当年,年销售额300多万;去年他的销售额已突破6000万。二十余载辛苦打拼,业务规模增长了二十倍。他说,这里是他的福地,南京长江大桥是繁荣浦口经济的“吉祥鸟”。

如今,在桥北,像陈德善这样的福建商人有上万户。过去20多年,相信“爱拼才会赢”的他们,如同候鸟般陆续来到这里栖息,用聪明和勤劳创造财富的同时,也带动了整个桥北的发展。

翻开浦口区原体改委在1996年发布的文件,我们对这里发生的巨变,将会有更全面的认识:“浦口区经济以传统农业为主,结构单一,基础薄弱,第三产业尤其是市场建设滞后,影响全区经济进一步发展。但浦口具备发展大市场、大流通的优越条件,兴办批发、仓储、水运的潜力很大。”

这是一份极具前瞻性的文件,但时年29岁的曾焕沙来到桥北时,抱定的是一个朴素信念:滚滚长江是天赐的黄金航道,长江大桥是更是飞架南北的交通枢纽,未来的浦口,有可能就是上海的浦东。

1996年5月,曾焕沙在桥北一次性投下320万元——这是此前在海南做建材生意积攒下的全部家当——建起桥北第一座超大型建材批发市场“红太阳商业大世界”。

市场起来了,如陈德善一样的中小微商户从全国各地陆续赶来……如今,江苏省私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登记户数有800多万户,光在弘阳集团的家居建材装饰与购物中心平台上,就活跃着上万家中小微商户。

中小微企业实力弱小,利润微薄,但就如同自然环境中的微生物一样作用巨大,在稳就业、惠民生等许多方面更是不可替代。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民营企业贡献了经济总量的“56789”——50%的税收、60%的GDP、70%的技术、80%的就业、90%的企业数量。站在南京长江大桥上极目北眺,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高116米的江北新区地标性建筑——弘阳之星摩天轮,周边高楼鳞次栉比,商业人气兴旺,到了晚上这里更是一座灯光璀璨、人流如织的不夜城。

如今的浦口,已成为“江北明珠”,是南京都市圈和苏南地区新增长极,更是南京自贸区和国家级新区江北新区的所在地。二十多年,浦口新旧两重天,滩涂变家园,就像中国40多年的改革开放、20多年的城市化给共和国的每一个角落所带来的改变一样。背后的道理,无不是勤劳勇敢、勇于拓荒的中国人,不断实现的一个个中国梦。

以桥为鉴:“争气桥”下 浦口换新颜

陈德善口中的“吉祥鸟”——南京长江大桥,有个更响亮的名字:争气桥。

“天堑”长江曾是京沪铁路的瓶颈。文献记载,1958年火车轮渡运力提高到每日100渡,仍不能满足运输需求。同年9月,国务院批准成立南京长江大桥建设委员会,并选定桥址。

新中国成立前,美国桥梁专家曾断言,因水文复杂、地质条件差,在南京、浦口之间无法架桥。然而就是在这个“不可能”的地方,新中国的第一代桥梁建设者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建起了一座争气的大桥。1960年1月,大桥正式施工;1968年12月,南京长江大桥全面建成通车。

争气桥带来政治和经济双重意义。它贯穿了交通大动脉津浦、沪宁铁路及苏南、苏北公路,为连接华北、华东经济带和产能释放奠定了坚实基础,构建了新中国腾飞的工业体系。

浦口区的经济发展,也离不开南京长江大桥带来的红利。1989年,浦口区在桥北设立收费站,筹集资金将狭窄的桥北路拓宽为双向八车道,极大地改善了桥北交通物流状况。

陈德善回忆说,收费站的开通及车道的拓宽,正是桥北发展的里程碑事件之一。“做建材批发生意,最看重的就是物流运输成本要可控,”他说,“桥北的地理优势是得天独厚的,不但有长江大桥,还有便捷的水路运输,不但让物流成本大大降低,业务还能直接辐射方圆500公里,山东、安徽的客户,当时都来我们这里批发建材。”

28365365打不开 (https://www.chepnet.com/28365365/2019/1009/1563.html): 弘阳:与新中国“争气桥”共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