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频道

多年诉讼生变 金杯汽车负债难填

2019-07-11

[摘要] 由于盈利情况并不乐观,金杯汽车的资产负债率多年来也始终处于高位。数据显示,在2015‒2018四年中,金杯汽车资产负债率分别高达92.99%、94.13%、85.42%和85.5%。

时代周报特约记者 骆一帆 发自广州

近日,金杯股价剧烈波动引发外界关注。因6月中旬沈阳市政府与恒大集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未来恒大集团将在沈阳投资1200亿元建设多个汽车产业重大项目,故多方猜测恒大或许会与金杯汽车进行合作。

在此消息影响下,金杯汽车股票开始大涨,于6月17日至6月19日连续出现三个涨停板。然而金杯汽车直至20日才发布公告对上述猜测进行了辟谣,其股价也迅速被打回原型,连续多日下滑。截至7月8日收盘,其股价已跌至3.89元,低于6月17日的开盘价4元。

“蹭涨”之后,与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相邻的另外一则涉案金额逾1400万元的诉讼公告,则令外界对金杯的发展前景感到担忧。

6月20日,金杯汽车发布公告表示,原告日照日发车辆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日照日发”)起诉被告沈阳金杯车辆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 称“金杯车辆”)、金杯汽车,要求被告偿还有关债权约717万元,利息约732万元,并承担相关诉讼费用。

事实上,在剥离整车业务后,金杯汽车虽然负债情况有所改善,但并未从根本上解决公司发展困境。本就“负债累累”的金杯汽车,如再继续承担上述债务,无疑将为忧患重重的未来再多蒙上一层阴影。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认为,如果金杯汽车继续处于当前发展状态,未来恐难逃脱“卖壳”倒闭的命运。

“飞来横账”

“目前该诉讼已被法院受理,但尚未开庭。”金杯汽车董秘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因为涉及公司诉讼策略等隐秘内容,所以目前没有更多信息可以透露,但公司对该诉讼整体的判断是风险不大。

在金杯汽车看来,此次的诉讼官司接的实在有点冤,原因是上述债务理应在多年前就已结清。据了解,早在2002年,相关方便已对上述债务达成一致:金杯车辆偿还日照市车辆制造总厂(日照日发公司前身)约3389万元债务,其中,金杯车辆以厂房、面包车等抵账约727万元。随后,相关方就727万元抵账资产签署了《交接验收单》。

看似已经完结的债务纠纷,却在多年之后又发生变化。2018年8月,山东省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上述《交接验收单》无效,据此,日照日发要求金杯车辆继续偿还上述资产所抵债务及利息,共计约1400万元。由于此前金杯车辆曾是金杯汽车子公司,故金杯汽车也成为了此次诉讼被告方之一,被要求承担相关补充赔偿责任。

从时间上来看,上述《交接验收单》被认定无效距离其签署时相隔超过10年。而在2017年,金杯汽车已转让了金杯车辆100%股权,不再与金杯车辆产生瓜葛。这使得上述债务纠纷变得颇为复杂。

“我们觉得是有点无理取闹,之前都已经抵账了,现在十多年后提出抵账不合理,肯定是没有道理的。”上述董秘办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上述3389万元的债务此前已经偿还完毕,争议在于其中的717万元的厂房抵账。因为该厂房抵账时尚未完工,所以缺少相关证件,但相关方在签署《交接验收单》时已经知道这一情况,厂房也早就已经交接完成了。

对于为何对上述债务多年后提出异议,时代周报记者也尝试联系原告一方日照日发,但由于其在2006 年 6 月已被申请破产,故没能与该企业取得联系。受理此案的五莲县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这种情况应该是相关管理人在代表日照日发进行起诉。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上述债务数额相对不大,但对于此时的金杯汽车来说仍然压力不小。今年一季度,金杯汽车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约为1903万元,季度利润刚刚超过上述债务、利息数额。在曹鹤看来,金杯汽车目前企业资产负债率在85%以上,资金压力本就很大,如果最终判定金杯汽车进行偿还,无疑会对其发展产生较大负面影响。

欲新募集8亿元资金

作为较早成立的汽车企业,金杯汽车也曾有过自己高光时刻,曾几何时,金杯海狮客车也曾是国内汽车市场的紧俏热销产品。然而从2001年起,金杯汽车开始走下坡路。由于国内汽车消费升级,家用车市场开始爆发,而以货运、客运为主的“面包车”不再受到消费者青睐。在此背景下,以“面包车”为主打产品的金杯汽车整车销量开始逐年下滑,到2016年,其整车年销量仅为2.3万辆,同比下滑51%。

28365365打不开 (https://www.chepnet.com/28365365/2019/0711/964.html): 多年诉讼生变 金杯汽车负债难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