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频道

足坛大佬王健林归来

2019-05-07

[摘要] “海外市场非常成熟,但每年维持高增长不太可能,”王健林坦承,“国外赛事当然要推,但重点是在中国打造国际级、唯一性赛事,而且是年度固定赛事。”

时代周报记者 刘娟 发自北京

王健林食言了,曾经宣布永久退出中国足坛的他又回来了。在安静了3个月过后,王健林和他身后的万达重新回到了让人注目的地方。

在过去的4月,万达一只脚踩回了足球领域,另一只脚迈向了红色文旅新赛道。在万达转型途中的新旧秩序过渡带上,王健林正希望重新构建万达。这也是力挽狂澜后,王健林最想告诉外界的内容:万达已经没有债务风险。

31岁的万达大象转身,他们仍在努力退去身上的钢筋水泥味,要成为中国大型房企、大型民企、大型企业转型成功的典范,时间节点在2020年。

王健林看起来依旧雄心勃勃,他已为2019年万达2326亿元收入发出了冲击令。在全球经济形势更为复杂的2019年,王健林预计完成任务要付出更多艰辛。对于自己的下属,他不希望有人掉队,他在这一年会重奖重罚,重点抓落后公司。

在这一切过后,万达的未来会如他所愿吗?

用足球下一盘大棋

时隔20年,万达重返足球圈,王健林自诩是靠“情怀”才杀了回马枪。

“目前,在中国要把足球做成一个产业,还有很远的路要走。”4月29日,大连足球青训基地奠基仪式上,王健林这样说道,“中国足球能够自我造血正常经营,至少还要20年。”

王健林是国内资深足球人,作为大连万达足球俱乐部的投资人,早在1993年,王健林就打造了中国职业足球第一个王朝。

“以前,足球都是政府管的事,没有人想到企业来搞俱乐部,”1992年中国足球的红山口改革会议,划了广州和大连两个足球特区,这让王健林看到了机会,他对时代周报记者回忆称,“我们借着那个会议搞了一个改革,在1993年三八妇女节这一天成立了足球职业俱乐部。”

这家俱乐部,迄今仍保持中国顶级联赛连续55场不败的纪录。在足球场上的威名远扬,也让王健林获得了其他商人无所触及的政商关系,并推动万达从偏居一隅的小房企走向全国舞台。

一切在1998年足协杯半决赛后戛然而止。当年的黑哨事件,让王健林愤然离场并宣布“永远退出中国足球”。在随后的20多年里,王健林绕过足球俱乐部,以牵手足协,赞助中超、女足,出资选派年轻球员留洋等方式继续与足球保持千丝万缕联系。

与马云、许家印一样,王健林在“46号文”之后将重金投入体育产业。所谓“46号文”,是2014年10月,国务院出台的《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又称“46号文件”),这份文件将体育产业定调为绿色产业、朝阳产业,取消了商业性和群众性体育赛事活动的审批,为民营资本涌入此前的垄断市场打开了大门。

同样以足球为开端,王健林将万达体育做成了产业王牌。2015年1月起,万达走出海外,第一步就是出资4500万欧元购入马德里竞技足球俱乐部20%股份。

王健林遵循的是体育界信奉的“得版权得天下”的游戏规则,瞄准的是产业链中上游的稀缺资源。从赚钱的角度来看,上游才是整个体育产业的核心,盈利能力最强,从他接下来的收购路径就不难看出这一点—万达先后以10.5亿欧元收买瑞士盈方体育68%股份和6.5亿美元购入美国天下铁人三项公司等,其中瑞士盈方是全球最大的体育媒体制作及转播公司,美国天下铁人三项则占有全球铁人三项市场的91%份额。

随后的短短时间里,万达已在体育领域进行了规模庞大的全产业链投资,收购企业涵盖了赛事品牌、俱乐部、赛事运营企业以及最终端的赛事直播,并展开了与国际足联、篮联的深度合作。

“体育产业的本质是文化产业,它资源型很强,而资源型也就是版权(IP)型,”北京大学中国体育产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何文义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道,“ 一旦进入精耕细作阶段,体育产业或文化产业就会面临马太效应。万达体育目前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它的产业链够长,可以延伸到文化产业中形成新商业模式。”

多年来,王健林从不掩盖万达体育的称霸野心。他先后给万达体育的身份界定,包括第一个在体育产业突破百亿美元收入的企业,一个高价值、拥有持续性盈利前景的优秀公司等。

这家仅成立4年的公司,已经成为了万达强劲的增长极。2018年,万达体育的全年营收达到了88.3亿元,达成了年初制定目标的94%,但问题是95%以上营收来自海外。

28365365打不开 (https://www.chepnet.com/28365365/2019/0507/384.html): 足坛大佬王健林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