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频道

垄断坚冰难融 民资徘徊依旧

2019-04-29

[摘要] 去年5月13日,国务院下发《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一度被民营企业寄予很大期望,认为投资“玻璃门”有望打破。然而,“一年过去,发现一切照旧,一场游戏一场梦

中国近年投资规模巨大的铁路工程领域,也是民营资本的伤心地。

本报记者 王珏磊 实习生 郝迎灿 发自上海

去年5月13日,国务院下发《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即“新36条”),一度被民营企业寄予很大期望,认为投资“玻璃门”有望打破。然而,一年过后,垄断行业坚冰难融,民资仍在艰难地探寻出路。

一场游戏一场梦

“去年,‘新36条’刚出来,我们抱着很大希望。一年过去,发现一切照旧,一场游戏一场梦,什么都没改变。”温州商人杨剑峰感慨不已。

杨剑峰现主要涉猎于广告制作、电子、金属加工等实体行业,但,“这都是小打小闹,现在这些厂在钱荒、人荒、电荒夹击下,半开半关。实业实在难做,好多温州商人都在琢磨着为手头的钱找出路。”

杨剑峰一度颇为乐观。去年5月,“新36条” 出台后,他很兴奋。与旧版的“非公36条”相比,“新36条”开始明确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政策性住房建设、市政公用事业、基础产业、基础设施领域、社会事业领域和金融服务六大领域。石油、航空等长期行政垄断行业,也开始鼓励民营资本进入。此前民资投资的“玻璃门”,颇有打破之势。

杨剑峰携同商业伙伴,开始“出击”。去年底,浙江省有一段公路和一座桥面向社会公开招标,杨剑峰踌躇满志参与投标。然而,很快碰了壁,“第一轮我们就被刷下来了,他们甚至都不看我们的标书。后来经过争取,总算接下了标书。要知道我们的标书整整准备了两个月,而且在同样的质量下,我们的价格比国企要便宜1/3。说到底,还是对民资的歧视。”

“非但进不去,我们还被赶了出来。”杨剑峰告诉记者,2009年大规模救市的时候,江苏某市找到他们,让他们投资建造一座码头。如今,两年过去,码头建成,且开始赢利。杨建峰他们却被告知,按照当地的政策规定,他们必须退出,由国企接手。“这就是和政府合作的麻烦,一个红头文件就可以把你赶走。”

在温州商人长久“觊觎”的金融业,杨剑峰也出师不利。去年上半年以来,杨剑峰和十多位商人一起,一共打了十几份报告,申请开办一家民资金融机构。至今毫无回应。

去年6月,两岸签订ECFA后,温州商人把眼光投向了台湾。杨建峰参与了温州商人考察团,赴台考察民资进入台湾金融业、建筑业、房地产业的可能性。“金融业考察下来,几乎不太可能进入。一方面,台湾市场饱和,另一方面,大陆也希望由国资主导进入。这又是一扇我们进不去的门。”

信心,在一次次碰壁后逐渐消磨。“现在,我们对‘新36条’已经不抱多少希望了。”杨剑峰很沮丧。

垄断行业“针插不进”

数据显示,今年1-4月,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5.4%,其中,民间投资占整个投资的比重达到57.7%,增长速度32.4%。尽管自去年5月以来,民间投资保持了较高增速,但在很多领域,民间投资仍然进展甚微。

5月19日,国家发改委投资司副司长罗国三在“新36条”一周年回顾与展望专题会议上承认,从实施一年的事实看,“工作进展不平衡,反映在地方上快一些,中央慢一些,特别是社会广泛关注的铁路、金融、能源、市政公用事业等相对较慢。”

事实上,金融、能源等领域“门难进”,是民资共同的感受。被誉为温州民资“代言人”的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告诉记者,拟利用回流侨资开办温州华侨银行的努力,已有十年,“新36条”发布后,又再度着手提交筹划方案,但“报上去退回来,到现在一点效果也没有”。“根本不是门槛太高的问题,都不告诉你门槛在哪里,哪个条件不符合,就是不让你进。温州人是最善于见缝插针的,现在连根针也插不进去。”

周德文气愤的是,外资反而可以在国内开设银行,经营人民币业务。“这导致很多国人,包括温州人到国外收购银行,再以外资银行的名义回来开,这不是笑话吗?”

私人银行之外,其余民间金融机构也大多举步维艰。对村镇银行,目前也仍然执行2008年的规定,其发起必须由商业银行作为控股股东。“简直视民间资本为洪水猛兽。”周德文说。

28365365打不开 (https://www.chepnet.com/28365365/2019/0429/139.html): 垄断坚冰难融 民资徘徊依旧